「社會企業法制化?」法規政策諮詢討論活動-從「社會企業行動方案」到「社會創新行動方案」下一步怎麼走?

  近年來,社會企業在臺灣如雨後春筍般成立,但因為其性質上與傳統營利事業與非營利組織有不相容之特質,因此在適用現行法規下將會遭遇諸多限制,導致社會企業難以蓬勃發展。我國行政院於2014年提出「社會企業行動方案」,後於2018年提出「社會創新行動方案」,以「先行政,後立法」作為政策推行主軸。在立法方面,自2014年至今,立法院也曾針對社會企業法制化出現多種草案版本,但至今均尚未取得共識。

  對此,資策會科法所於11月11日於「社會創新實驗中心」舉辦了一場以「社會企業法制化」為主題的法規政策討論活動,邀請到行政院唐鳳政務委員、文化大學法律系方元沂教授,以及公民團體vTaiwan、社會企業代表等利害關係人與其他對此議題有興趣的民眾,一同參與討論交流意見,希望透過本活動促進公民參與,廣納更多元的意見,達成公私協力之目的,凝聚政策共識。

圖說:2020年11月11日資策會科法所於社會創新實驗中心舉辦「社會企業法制化?不可不知的世界潮流」座談會,與會來賓(行政院唐鳳政務委員、文化大學法律系方元沂教授、公民團體vTaiwan成員、社會企業或社會創新組織代表及參加民眾)合影。
圖說:2020年11月11日資策會科法所於社會創新實驗中心舉辦「社會企業法制化?不可不知的世界潮流」座談會,與會來賓(行政院唐鳳政務委員、文化大學法律系方元沂教授、公民團體vTaiwan成員、社會企業或社會創新組織代表及參加民眾)合影。

  傳統企業以「營利」作為主要營運目的,而社會企業則強調營利僅係其公司運作方式,主要營運目的在於社會公益的實現。廣義的社會企業是泛指用商業模式來解決某一個社會或環境問題的組織,並將組織的獲利重新投入社會企業本身、繼續解決該社會或環境問題,而非為出資人或所有者謀取最大的利益。而現行公司法主要核心在於追求公司最大利益、保障股東權利,因為與社會企業存有基本價值的衝突,因此在法規適用上便產生疑問。此外,為了防止「洗綠(greenwash)」(即以社會企業之名,行使股東利潤極大化之實),也應該要有相應的「透明化」制度(如揭露義務)來保障社會企業。

  活動一開始先由主持人Peter(vTaiwan成員)針對本次議題進行背景介紹,並帶出主要討論議題,包括:社會企業是否有法制化之必要?若要法制化,其立法模式要採「專章」(在公司法中新增專章)或是另立「專法」?對社會企業的監管程度應如何?要仿效美國的低度監管模式或是英國的高度監管(搭配獎勵補助措施)模式?

圖說:主持人Peter為大家進行討論議題的背景介紹。
圖說:主持人Peter為大家進行討論議題的背景介紹。

  文化大學法律系方元沂教授長期關注社會企業法制化此一議題,在2018年公司法修法時,方教授即成功推動「社會企業責任」入法。方教授表示,社會企業是希望藉由永續的方式來推動包容性的經濟成長,在追求經濟的同時也能兼顧環境與社會,因為「組織」才能夠「永續」,人類無法永續。因此,社會企業立法主要是希望能夠在組織法上提供一種組織模式選項,未必需要一次到位地將監管、獎勵、補助或減稅等內容一併納入,而是先立組織法,後續再由各部會提出不同的政策方案(例如減稅優惠措施需由財政部擬訂)加以完備作用法上的規範。

  唐鳳政務委員提到,行政院從2014年的「社會企業行動方案」到2018年的「社會創新行動方案」,主要差異在於「社會創新組織」的概念較為廣泛,並且加入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DGs)要素。唐鳳表示,一般民眾常常聽到「組織」會想到「非營利組織」,但「組織」其實就是「多數人的集合體」,並不限於營利或非營利的型態;而「社會企業」則是以營利或商業型態來達成社會使命。行政院將「社會創新」定義為「藉由科技或商業模式的創新應用,改變社會各個群體間的互動關係,並從這樣的改變中,找到解決社會問題的新途徑,也就是用創新的方法來解決社會問題」,唐鳳表示,社會創新是很多元的,像是「喜憨兒基金會」可說是社會創新的先驅,在其創立前並沒有「喜憨兒」這個名詞,而是其他用語,用一個創新的名詞去改變社會刻板印象就是一種社會創新。

圖說:文化大學法律系方元沂教授與行政院唐鳳政務委員。
圖說:文化大學法律系方元沂教授與行政院唐鳳政務委員。

  活動中邀請到許多社會企業或相關組織代表,包括喜憨兒基金會楊琇雁副執行長、台灣尤努斯基金會吳秀卿副執行長、B型企業協會黃惠敏秘書長、活水影響力公司陳一強總經理等,以及在世新大學開設「非營利與社會企業學程」的陳欽春教授(銘傳大學公共事務學系)帶領班級同學一同參與討論交流。

  其中,楊琇雁副執行長提到,喜憨兒基金會花了相當大的努力取得ISO22000(食品安全管理體系)認證,是因為這個認證具有公信力,也能同時提升自身的能力,因此,政府未來如果要推動社會企業的認證,對於認證組織及認證標準的決定,「公信力」的建立是非常重要的。黃惠敏秘書長則相當贊同方元沂教授的立法建議,她表示,社會創新需要很大的彈性空間,因此在一開始的立法上不應過於嚴格,而是先賦予社會企業一個法律位格,後續再滾動式、逐步的進步。

  有鑑於世界各國皆紛紛訂定社會企業相關法律,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OECD)更將社會創新視為解決未來社會問題的新策略,也是青年創業、社會企業發展的重要方法,聯合國的永續發展目標(SDGs)也已成為全球趨勢,世界各國無論是政府、企業、甚至大學皆致力於與SDGs進行接軌。而我國對於社會企業、社會創新的推動從2014年至今,已經過六年的時間,對於「社會創新行動方案」後的下一步,法制化的討論似乎也已逐漸形成共識,期許藉由產、官、學界與利害關係人以及所有公民團體、一般民眾之間的溝通交流,將我國政府與民間認同聯合國永續發展理念的力量匯聚,作為接軌國際的楔子。

TOP